第五次Newsletter:和解

人需要自己和自己和解

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我病了。我不知道是什么病,但是我能清楚的感受到,我自己很难控制自己。我很难控制我自己的情绪,很难控制自己去喜欢什么、去不喜欢什么,我也很难控制自己的干劲。在期末的最后几天,我开始完全的摆烂,学不进去任何东西,知道该做什么但是我完全做不动。我最喜欢的OS,我书一点都看不下去,最后勉勉强强做了点题,把考试过了(这里也侧面的反应出来学校的教育其实也就那么回事,完全没法和正常的双一流大学进行比较)。

这可能是一种完全的放弃自己,放弃去挣扎。我自己感知是我自己没有一点的安全感。已经完全放弃了自己。那为什么我还继续活着,可能是因为不想连累别人吧。我有爱我的家人,我有我自己的公司,我还有傻逼的客户,我还有几个关系还不错能随时联系上的朋友。

我一直觉得我的「感性」和「理性」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,他们分别控制着我,当然这里指的肯定不是“精神分裂”,我这里想表达的意思应该是,我知道“什么事应该怎么做才对”和虽然我知道这样是对的“但是我真的想那样做”。我的「理性」一直在做最坏的打算,理性会去思考:

  • 如果我突然家破人亡了,我应该怎么样活下去。
  • 如果我被车撞了,我应该怎么做。
  • 我不应该这样去打扰他,因为他是什么样的人,我是知道的。
  • 他会这样做吗,可能会,他也有可能那样做。那样对我非常不利,但是这也是最坏的情况。
  • 他是不是在跟别人上床,如果这是最坏的情况,我得接受。

但是我的「感性」就不会这样,我的感性会去天马星空的去憧憬:

  • 我想抱抱他,虽然我理性告诉我这样不行,但是我真的想抱抱。
  • 我希望他能给我打个电话。
  • 这个课上的是什么垃圾,我来直接秒杀他们。
  • 那个很没有设计感,我来做一定会更好。
  • 这个NFT的想法,一定会爆火。没有人想到,没有人去做,我会成为NFT第一人。
  • 那个名片的idea会成为Web3.0的标杆。

我不知道如何去描述这两种情况,但是头脑风暴会存在在我的脑中。我常常失眠就是因为我思考到了最「理性」的情况,抱头痛哭,也可能是因为想到了最「感性」情况,兴奋到极点了(应该和嗑了毒一样吧,虽然我没嗑过,但是影视剧里那种状态就是我的状态)。

就在这样的冰火两重天下,我跌跌撞撞走到了今天。我很感激 @舒 在我最煎熬的时候,突然来找我,让我列list,整理自己的生活。我也感谢 @S 在我疯掉的时候,让我冷静下来,当然他的面点大师,对我这样的情况很管用。可能也是因为这个,我的安全感也来源于崇拜这个人,我的「感性」迫使我去得到点的安全感,但是我「理性」也清楚的知道,他是一个什么样自由的人,他值得得到什么样的东西,我还有很多事情做不到,我还不是一个成熟的人。

为了寻求最后的一点意义,我计划了放松的3天行程。我很安心,这份安心是完整的是真实的,在「理性」的告诫下,我应该将这份安心刻在灵魂上。「理性」是无限自私的,但是「感性」又是无限奉献的,我不知道对方是否得到了放松,我也希望对方能在紧张的傻逼考试周后能好好休息一下,我不知道我做的怎么样,我尽可能的去做我能做到的事情,但是就像上文中说到的那样,不成熟的我,也没法衡量这些事情。但是我最起码做到了睡好(

在机场遇到了一点控制不了的事情,我的精神完全爆炸了,我感觉平衡完全不见了。「理性」完全丧失,「感性」完全控制了我。我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,我做了我以前完全不会做的事,我之前明明知道什么是Line,但是在「感性」的趋势下,没有了任何的控制,我不像脱缰的野马,我像没有控制的骨马,丧失了任何的血肉,只有骨头与灵魂在海拉鲁大陆上疯癫。在疯癫之后,是无尽的宣泄,是无尽的深渊。我又一次哭了,我一直觉得“不知道自己哭”是文人的矫情写作手法,但是在那一刻,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,恢复了「理性」的我,早就分析预判了所有的情况,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,生理性的流泪,擦也擦不掉,擦也擦不完。原来我也是矫情的一员。

日本人在事后就鞠躬谢罪,我也只会这个了。

我特别推荐大家观看《银屏系漫游指南》讲述EVA的那一集,那一集的独白,很大层面上也反应了我的状况,我专门把这一集存在我的Macbook Pro(13-inch, M1, 2020)上,以便我能随时观看到,每一次观看,我都能隐约理解一点。但是我的不成熟让我没法完全去了解这个东西,它过于的深奥,过于的神秘,就和我自己一样,我也没法完全理解我自己。

我恢复了,真的吗?我感觉理性和感性在尽力的平衡,应该是控制住了。没有恢复完全,但是我在恢复,一切会好起来的,可能吧,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我爱的人和事,可能吧,会好起来的,可能吧,不,会好起来的。

我要学会和自己和解,做一个好人,做一个真诚的面点大师,做一个有理性但是又不失感性的人。

其他事

每次的Newsletter,基本上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,飞机像里程碑一样,记录了我很多不同的人生节点。

我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做,因为之前的摆烂,我的工作都被我最低限度的完成;我的梦想被我扔在深渊里;我的钱被抛在币圈里再没打理过;我的理念被我翻了一篇。现在应该改善过来。可能会改善过来吧,希望我能记住年初发生的事情,能刻在灵魂中。

我要变得坚强一点,我要变得成熟一点,我要变得非常有钱。

飞机上发布不了,我回去就发布。